r.jpg 0627晚报.jpg jj.jpg c.jpg s.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.jpg U020160203615056483362.jpg
图片4_副本_副本.png

下雨天,北京孩子一定做过这件事!

皇冠现金代理:)目前,我国单身人数近2亿,其中男女比例严重失调,婚恋交友需求庞大。

京城七月天,变化孩儿面

天棚_副本.bmp

在这个院子里生活过,才叫真的老北京!

时间越久,记忆就越有意义

W020170621326149610701_副本.jpg

这里不止有北京“诡异”的传说,还有真正的“深夜食堂”!

赏·阅
字号调整: A- A A+
罗振宇:我只是一个“知识的搬运工”
2017-06-13 10:06:28北京日报
发布时间:2017-06-13 10:06:28 文章来源:北京日报 作者:周飞亚 网络编辑:赵悦
【导语】有人将他奉为“精神导师”,也有人说他是“网红里的知识分子”。但他说,我只是一个手艺人,一个“知识的搬运工”。

  有人将他奉为“精神导师”,也有人说他是“网红里的知识分子”。但他说,我只是一个手艺人,一个“知识的搬运工”。

  罗振宇这个名字,在网红遍地的今天,可能算不上太火。但一旦提起“罗辑思维”或“罗胖”,一些资深的公众号用户就会猛省:

  原来是他!

  2012年,《罗辑思维》长视频脱口秀面世。这是罗振宇“单干”后的第一档栏目。节目里的他还保留了当年从事主持时的部分特征:舌灿莲花,说古论今——以及短短的寸头。

  与此同时,他的旁征博引和话题的趣味性、认知的颠覆性,又赋予了《罗辑思维》超出一般脱口秀节目的特殊魅力。渐渐地,在高等教育人群、城市中产阶级等群体中,这个栏目的名头不胫而走,甚至成为许多人的观念启蒙“课堂”。

  近几年来,罗振宇却屡次拒绝“知识分子”的标签。对他来说,“商人”是一个更易接受的头衔。商业上的成功既是自我的证明,也是一种对社会负责任的方式。

  “成为一个生意人,意味着对自己负责,对周边的协作关系负责,而不是空泛地跳到一个理想主义的高度,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。”罗振宇如是说。

  1.死磕or不死磕?这不是一个问题 

  开播5年,《罗辑思维》的片头、片尾乃至主持人的发型,都发生过一些变化,但一句口号却始终如一:“死磕自己,愉悦大众。”

  用时下最流行的话来说,即追求“工匠精神”。

  罗振宇这样说自然有他的理由:

  每一期视频,罗振宇面带微笑的自我调侃,都给人一种轻松、随意的感觉。而实际上,一期50分钟左右的节目,录制时间超过7个小时是家常便饭。他不允许有任何瑕疵。

  每天早上6:30,他都会在《罗辑思维》微信号上推送一条60秒的语音,一秒不多,一秒不少。为了这份精确,有时候要录四五十遍,才能把一段话组织得恰到好处。

  为此,他也收获了网友的爱称——“每天坚持60秒的胖子”。

  事实上,“死磕”是罗振宇的一贯作风。创办《罗辑思维》之前,他曾在《第一财经》做主持,每期节目结束语,就是他的3分钟个人脱口秀。罗振宇从不用提示器,因此容易出错,有时候,3分钟的东西恨不得录上一个小时。

  大伙儿都不耐烦了,说:“老罗你用一下提示器能怎样?眼睛对着镜头,观众又看不出来。”

  他的回答是:“观众可能不知道你看着提示器,但是你的表情传递出来的信息就是不一样。”

  这种“死磕”精神,在罗振宇创业之后成为他们的公司文化,也成为他向观众推行的一种价值观。

  “做让人尊重的事,从来都要极其苛待自己。”他说,“所谓的工匠精神,我理解就是公开自虐。”

  然而,作为创业者的罗振宇,又从来“不死磕”——他不会在公司决策上“一根筋”,而是善于抛弃存量,随时准备着“断、舍、离”,展现出令人惊叹的果断与灵活。

  他曾极力宣扬人才的“U盘化生存”,自由灵活,即插即用,但后来他自己却做了“主机”;他曾提出社群商业的概念,不久后宣布会员停招;他尝试过流量思维和内容电商,但现在,公司的主要精力都集中于以产品思维打造的“得到”APP。

  有人嘲笑他自己“打脸”,罗振宇丝毫不以为意。以“创业者”身份自傲的他,欣赏的并不是料事如神般的“伟大”和“正确”,而恰恰是对自己的不断“否定”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这是一种“拉马克式”的进化——

  用进废退,自我改良。

  身为手艺人的“死磕”与身为商人的“不死磕”,正以一种看似矛盾的方式,在罗振宇身上产生出奇妙的化学反应。  

  2017年5月,罗振宇在“001号知识发布会”上。

  2.“我对自己的历史不感兴趣” 

  名人总是容易八卦满天飞,相比之下,“网红”罗振宇的人生故事,似乎流传得并不多。原因之一大概是,他很少提及过去。

  据说,在他成名的早年,某知名杂志的访谈中,记者试图通过挖掘他的人生经历来窥见他性格形成的端倪,三次被他挡了回去。

  但他的拒绝,似乎又不全是因为觉得隐私遭到了冒犯,有时,他也会主动说起一些故事,并不刻意回避——比如,当年离开央视是被迫的,因为领导不喜欢他;再比如,他小时候曾因为没有其他特长,只会读书而深感自卑。

  罗振宇的不配合,更像是一种缺乏兴趣的懒散。

  当被问及在某个人生阶段遇到过的趣事,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,“没啥有趣的。”大概觉得这种态度太过敷衍,又解释说:“我不是排斥有趣,我是对自己的历史实在不感兴趣。我只关注未来。”

  他从来不回看自己的节目,出过的书自己一本也没有,甚至连过去的照片都不留。“可能到临死那一刻,我都不会回想自己的一生。我会忙着遗憾和好奇:再也没有机会看到未来是什么样子了。”他说。

  由此,也不难理解他对未来学的“另眼相看”了。在他节目里,从凯文·凯利的《必然》到尤瓦尔·赫拉利的《未来简史》,推荐都是不遗余力。“它都不能说是正确的,但它会给你的思想升维。”

  社会变化得越来越快,第一次工业革命用了三代人才完成,第二次只用了一代人,到现在,这样的革命我们可能一生要经历好几次。知识更新迭代的速度,自然也在不断增长。在罗振宇身上,始终有一种害怕被时代抛下的紧迫感。

  “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,正确和错误变得一点儿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探寻知识达到什么样的新边疆。理解趋势变成我们生命中首要的问题。”

  而对他来说,另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是:能不能勇敢地在合适的时候,抛弃一个合适的自己。

  只有看到了这一点,才会理解这位“自我拉马克教徒”的行事逻辑。

相关文档:
微信.jpg

北京日报新闻热线: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:85202188 广告刊登(声明公告类):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:85202099

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:52175777

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。

合作: 3d老虎机 真人赌博 皇冠现金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