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.jpg 0628晚报.jpg jj.jpg c.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.jpg U020160203615056483362.jpg
微信图片_20170627135529_副本_副本.jpg

北京城这条最短的大街,坐拥历史、艺术和人文三座地标!

皇冠现金代理:习近平同志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公仆意识和公仆情怀。

图片4_副本_副本.png

下雨天,北京孩子一定做过这件事!

京城七月天,变化孩儿面

天棚_副本.bmp

在这个院子里生活过,才叫真的老北京!

时间越久,记忆就越有意义

享·趣
字号调整: A- A A+
有图有真相!去恭王府,看最早的文物“写真”
2017-06-28 20:02:33北京晚报
发布时间:2017-06-28 20:02:33 文章来源:北京晚报 作者:孙乐琪 网络编辑:张小英
【导语】在没有照相机的年代,文物爱好者、研究者,怎样见识心仪文物的真容呢?由此,到了晚清,一种全新的青铜器“写真”技能“上线”了,它就是全形拓。

   原标题:去恭王府,看最早的文物“写真”

   大家常说,“无图无真相”。在没有照相机的年代,文物爱好者、研究者,怎样见识心仪文物的真容呢?当然了,您可以把它摹绘下来,画在书页上。但是这一笔一画皆人工,难免会出现错漏之处。由此,到了晚清,一种全新的青铜器“写真”技能“上线”了,它就是全形拓。

  全形拓工艺自清嘉庆年间开创至今,已历经了近200年的风雨。而出身金石世家的文物修复专家贾文忠,正是全形拓技艺的传承者。7月3日,60余幅贾文忠的全形拓作品将在恭王府亮相,其中不乏首都博物馆“镇馆之宝”——伯矩鬲,山东淄博出土、迄今发现的最大长方铜镜等珍贵文物的“写真”。

  照相机出现前的文物“写真”

  谈到全形拓,就不得不提到一门历史悠久的学问——金石学。这是一门以夏、商、周以来的所有古器物,特别是古代青铜器和石刻碑碣为主要研究对象,对人类的文化遗存以历代金石的名义、形式、制度、沿革以及该器物上所刻文字、图像的体例、作风等进行研究的学问。贾文忠告诉记者,北宋的欧阳修是金石学的开创者,而他的学生曾巩则在《金石录》中最早提出了“金石”一词。到了清代,金石学鼎盛,而清末到1959年前的金石学则演变成了近代考古学的分支,不复独立存在。

那么,全形拓和金石学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?贾文忠说,在没有照相术的时代,对于古代金石学者而言,想要亲眼目睹古物风采并非易事。“比如青铜器中最重要的种类——鼎,曾是无上权力的象征。一般人不曾见过它的真容,‘楚王问鼎’的故事就显示了楚庄王觊觎周室之意。”“问鼎”属于僭越的行为,可见有些具有象征意义的器物之难得一见。因此,研究、喜爱金石学的古人,通常采用拓片或绘画的形式研究古物,而拓片的真实性和逼真度又胜绘画。“有学者甚至认为没有传拓技术就没有金石学。”

  关于全形拓的开创,还有许多传奇的历史故事。“据说,清嘉庆年间,苏州焦山寺有一尊青铜鼎,吸引了许多爱好者的好奇。有一天,寺僧六舟和尚秉烛赏鼎,发现墙上映出了鼎的影像。一时灵机一动,‘何不将铜鼎的影像拓下来,这样爱好者们不用登门也能见识铜鼎的样子了’。”一时间,全形拓的工艺在文人墨客中成了潮流,“金石学家阮元邀六舟和尚将家藏青铜器全部制成全形拓。时常拿出来以飨友人,得者无不如获至宝。”

  虽然,随着近代考古学在中国的产生和不断发展,金石学不复以独立学科的姿态存在,但传拓技艺在文物考古工作中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,至今被广泛运用。全形拓发展经过了几个重要时期,到民国时期,周希丁将西方素描引入到全形拓中,给人以立体感,当时人们所追求的庙堂味和全石气在全形拓中都能感受到。“民国全形拓名家首推周希丁,其徒弟傅大卣得以继承。”而贾文忠正是师从于傅大卣的传承人。

  伯矩鬲全形拓

   伯矩鬲全形拓片成了“国礼”

  说到贾文忠全形拓的代表作,就不得不提到曾作为“国礼”赠送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的伯矩鬲拓片。在这次展览中,这幅“重量级”作品也将展示在大家眼前。

  2011年国家文物局赴法国进行交流活动,选择什么礼物成了困扰访问团的难题。考虑到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热爱中国青铜器,每次来中国访问都到博物馆看青铜器展览。于是,国家文物局委托贾文忠制作了首博“镇馆之宝”——伯矩鬲的全形拓片,并由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代表国家文物局,赠送给了法国前总统希拉克。

微信.jpg

北京日报新闻热线: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:85202188 广告刊登(声明公告类):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:85202099

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:52175777

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。

合作: k7娱乐 威尼斯人开户 皇冠现金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