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b.png 0703晚报.jpg jj.png cb.png sb.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.jpg U020160203615056483362.jpg
W020170702353383437358_副本.jpg

最后一次逛“万通”,北京又少了一处淘货的地儿……

皇冠现金代理:  截至目前,有戴尔、甲骨文、高通等51家国外企业确定参展。

十八载繁荣,即将收官。

图片4_副本.png

京城风靡一时的“四大百货”,您还记得吗?

衣食住行离不开的地儿

北晚 烧烤1_副本_副本_副本.jpg

月下撸个串 卤煮加花毛,北京人最“嗨”的消夏方式

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

享·趣
字号调整: A- A A+
中老胡同,走出中共第一位女党员
2017-07-04 09:49:09北京日报
发布时间:2017-07-04 09:49:09 文章来源:北京日报 作者:刘 岳 网络编辑:张小英
【导语】缪伯英的生命只有短短的30个春秋,但她用生命书写了中国共产党第一名女党员的壮丽“春秋”。

    清朝末年,湖南长沙县清泰乡(现名开慧镇)出了两个秀才。一位是枫树湾(现名飘峰村)的缪芸可,一位是板仓冲的杨昌济。缪芸可大女儿叫缪伯英,女婿叫何孟雄;杨昌济小女儿叫杨开慧,女婿叫毛泽东。

  1921年10月9日,是个星期天又是重阳节,何孟雄、缪伯英的婚礼正在中老胡同5号举行。两个人的名字一“英”一“雄”,后来被誉为中共党史上著名的“英雄夫妻”。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前,全国只有50多名党员,他们俩位列其中,而新娘缪伯英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。

  “桃哥”——缪秀才的女儿

  就见14岁的缪伯英冲上前,背起三华,追上警察押送的吴老板,大声对三华说:“吃你女儿的是这个恶魔!”

  1899年10月21日,缪家老大降生了,缪芸可喜得千金,非常高兴,他给孩子起了个乳名“玉桃”,学名缪伯英。缪伯英话不多,性格坚毅,天不怕地不怕,像个男孩子,妹妹仲英、弟弟立三不管她叫姐姐,却叫她“桃哥”。

  辛亥革命后,缪芸可辞去湖南省教育司教育科主任,东渡日本学习现代教育。半年后归国,在家乡创办小学、女子职业学校。受开明家庭的熏陶,缪伯英与男孩子一样,10岁入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附属小学读书,毕业后升入校本部学习,还在平江启明女子师范学校寄读一年。

  启明女子师范的刘三华,父母双亡后,被狠心的叔叔卖给了在平江开赌场的吴老板。吴老板一妻两妾生了7个女儿,三华头胎也是女儿。中秋节这天,随着一声啼哭,三华的二胎又是个女儿。望着刚刚降生的女儿,重男轻女的吴老板失望到了极点,他丧心病狂地抓起女儿,一下子扔进了水桶,活活地溺死了。

消息传出,启明女子师范的学生非常愤怒,在女校长的率领下,来到吴老板家抗议。大门一开,就见五花大绑的吴老板被警察压了出来,门外顿时骂声一片。突然,披头散发的三华冲了出来,指着吴老板的背影叫骂:“魔鬼!他是魔鬼!” 女校长见状赶忙上前,紧紧地抱住了三华。神情恍惚的刘三华一把推开女校长,大声骂道:“就是你!你吃了我的孩子!”见此情景,人们都不知所措,傻傻地站着。就见14岁的缪伯英冲上前,背起三华,追上警察押送的吴老板,大声对三华说:“吃你女儿的是这个恶魔!”

  一个警察对缪伯英的举动非常惊奇,问道:“女学生,你的胆子真够大的。就不怕我们把你抓起来?你叫啥呀?”缪伯英一字一顿地回答:“维护正义,何来害怕!本姑娘行不改姓坐不改名,我叫缪伯英!”人群发出一片赞叹之声:“姑娘!好样的!”

  1916年7月,缪伯英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。3年前从欧洲留学归来的杨昌济此时正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教书,全家从乡下的板仓冲迁到了长沙。在乡下,缪伯英和杨开慧就是好姐妹,小两岁的杨开慧也管缪伯英叫“桃哥”。到了长沙,两个人来往更多了。

  1919年7月,缪伯英以长沙地区第一名的成绩,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理化系。用今天的话,她就是当年湖南的高考状元哩。

  头发的故事

  缪芸可对女儿的举动不仅没有谴责,还给校方回了一封信,“我有心灵能识古,年逾古稀亦知新”,以示支持女儿的行动。

  1919年的秋天,缪伯英从三湘之国来到了文化之都北京。刚到北京的缪伯英,感觉什么都新鲜:金碧辉煌的紫禁城、皇家气派的园林、悠长的胡同、流派众多的思潮……开心的是,她又见到了杨开慧。原来,一年前,杨昌济应聘为北京大学教授,举家迁到了北京。

  当时的北京,新思潮交汇激荡,形成了“中西学术争艳、古今百家齐鸣”的气象。求知若渴的缪伯英,很快就融入了滚滚的反封建新思潮洪流之中。

  当时,新派女学生认为留长发就是封建意识,缪伯英等女高师的学生纷纷剪掉一头长长的秀发,留起齐耳短发。女高师当局觉得这些新派女学生是在挑战学校的权威,哪儿还符合妇道操守?

  于是,校方在图书馆前贴出告示:“今日我校学生多剪发齐眉,有伤风化,有悖妇德,应与禁止。责令擅自剪发者复蓄,未剪发者不得效仿。如敢固违,定以校纪处罚,令家长接回不得再入本校。” 还要求学生的保证人、监护人和家长督促执行。但是,缪伯英、张挹兰、许羡苏和体育系的甘睿昌4名女生,死不遵命。她们觉得:皇帝都没了,男人的长辫子都剪了,凭什么女生不能剪短发?

  1925年9月,缪伯英与儿子何重九在湖南第一女子师范学校。

微信.jpg

北京日报新闻热线: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:85202188 广告刊登(声明公告类):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:85202099

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:52175777

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。

合作: 澳门真人博彩 特区赌场 皇冠现金代理